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雪波的博客

写下就是永恒。——佩索阿

 
 
 

日志

 
 

秋天的灵魂(旧作重发)  

2008-10-23 12:51:00|  分类: 秋天,回忆,母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天的灵魂

                               梁雪波

    秋天到了,天气明显变凉。敏感于季节的变化,翻出压在衣橱底下的咖啡色夹克,穿了起来,敏感得有点夸张。
  秋天是随着一场接一场的雨而到来的,通常它都是这个样子吧。在我懵懵懂懂的光阴中,秋天总是不期而至,来了,又走了,有多少次是如想象中的绚烂和辉煌呢?又有多少印痕残留在秋后的内心之中呢?
  季节荏苒变换,光阴匆匆流转。
  想一想,有感应的好像只有那一年,在工业城堡的大厂,在无聊的氛围和弥漫的粉尘中度日如年。有一天偶然抬头,看见一枚泛黄的法国梧桐叶旋转而下,突然感到了秋天的到来。
  那一天恰好是“立秋”。
  天道立秋。
  那一刻,我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呼吸到一丝庄严的气息,混杂在酸味的空气中。
  我知道,该离开了,去寻另一条生路。
  这一走,就是10年。
  
  10年了,秋天一再降临。
  秋天是一首忧伤的歌。
  一个忧伤的人总是敏感于这样的季节。秋天是他安放灵魂的家乡。
  那个漂泊的孩子,在秋天,他步履轻柔,他心怀感激,泪水和着歌声,洒落在通往家乡的道路上。
  在干草垛上晾衣服的妈妈,扶着墙站起身的妈妈,额前一缕白发被风吹乱了的妈妈,那一刻,在眺望着什么。
  秋天,就是一条回家的路。
  一路上开满金灿灿的野菊花。
  
  可是,多少年了,漂泊的孩子却越走越远。
  在他游走于城市中,在他挑灯夜战,在他冒雨前行,在他孤身苦斗的无数个日子里,妈妈蹒跚着渐渐地老去。
  辛苦一生,给他无数呵护的妈妈,老了。
  在昏暗的老房子里,她的背驼着,拄着拐杖,布满皱纹的脸深陷于阴影中,她的嘴慢慢地咀嚼着什么,混浊的眼神望着站在她面前的儿子,默默无语。
  “将来我就死在这个房子里了。”她含混的说。
  已过而立之年的儿子,忍着泪水,歉疚地抱着妈妈的肩膀。
  “哎,勒得好难受。”她挣开,显然没有注意到他的心情,自言自语地走开了。
  
  漂泊的孩子曾经为秋天谱写的一首忧伤的诗,化为落叶,飘零。
  秋天,更像一条没有尽头的路,漂泊是永恒的宿命。

  雨点追逐着雨点,落叶敲打着落叶。人生亦如此。
  
  “在这个世界上秋天深了
  得到的尚未得到
  该丧失的早已丧失。”

                                  2007、9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