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雪波的博客

写下就是永恒。——佩索阿

 
 
 

日志

 
 

转一首马永波写给我的诗  

2009-11-19 21:22:00|  分类: 马永波,梁雪波,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雪波(2009-11-19 08:21:42)

 

我们在街上散步,经过了
很多地方,湖就在不远处闪着寒光
仿佛在另一个城市,头一次去
没有原因,只是从一个店铺
到另一个店铺,偶尔停在广告牌下
抽烟,我们很少说话
我们穿过一些人和风景
仿佛它们并不存在
后来经过梦都大街
发现一家学术书店
二楼却是服装商场
你消失在一楼的书堆之中
而我则上了二楼,买四条短裤
为了我日渐粗笨的腰身
反复衡量尺码,等我出来
你已不见踪影,就像一本书消失在书中
今早从寒冷中醒来,在地图上看到
确实有一条梦都大街
想起这是在古时候的金陵
不知为什么,这个梦让我愉快起来

 

 

转自马永波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58d271010100fz2c.html#comment1

 

 

——————————

读后一点感想

 

    我的诗写受惠于永波兄,这一点到任何时候我都承认。在我停顿了写诗许多年之后,重新开始写作主要受到三个人的认可和激励,他们是周伦佑老师、永波兄和董辑兄。由于他们的一些认可,使我恢复了写作的部分自信。在这个期间,我也相对集中地阅读了永波兄和董辑兄的诗作。三位诗人的作品风格各异,周伦佑老师的坚忍、挺拔、抵临绝境深渊的精神搏击,像他笔下的大鸟,使诗歌不仅仅停留于修辞技巧,而展现出俯瞰中国思想史的宏阔景观。董辑兄善于用流畅的口语,呈现生活的非诗意状态,语言机警、跳脱、反讽,有时疲惫于平庸和琐碎,有时几乎要从诗中站起来痛骂,这种抗拒日常生活的销蚀的灵肉撕扯状态,形成了语言与现实之间的巨大张力。

    对永波兄,我想向他学习的地方很多,深感遗憾的是,因为彼此离得太远我没法去南理工旁听他的课。永波不仅仅在长诗中展现出丰沛的创造力,他更是在写作技巧上保持最均衡的诗人,他尝试了各种不同风格的写作,甚至在诗中不断地变换着角色,以期达到自我伪装和复调的效果。他有精心结构的长诗,如《小慧》《伪叙述》《电影院》,有像《凉水诗章》那样明澈带着北方森林气息的杰作,有那种在倾听与省思中浑然天成的诗篇,也有戏谑谐趣似乎只是为了好玩的短章,有时我感到他已经做到了随心所欲游刃有余的境地。喜欢永波的诗,最打动我的是那份喧嚣与纷扰之后的宁静,是惶惶尘世之中持守本真的那种淡定。写亲情,追思故乡,怀念旧人,这类诗没有谁能比永波兄写得更好了。我喜欢他诗中的鸟鸣的清澈,感动于他诗中那种优雅的伤感和温情,他常说到伯格曼,他的电影总是在绝望的灰暗之后闪现一抹亮色,如果人世间没有救赎的可能,如果人们已经放弃了,甚至拒绝接受灵魂的救赎,那么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与很多苍白的、沉陷于肉身体验中的诗人不同,永波是有灵魂质量的诗人。

    读他的诗,我感觉到北方的生活经验是他取之不竭的源泉。一起喝酒时,我说到和他是老乡,有时候他会笑我其实对北方没有多少印象,因为我5岁的时候就从东北迁到江苏了。但我执意认为我是北方人,是黑龙江人,因为我要有一个地理上的根。随着年岁渐长,我越来越感觉到,根,也即一个人的出发点的重要性。它带着宿命的泥土伴随着那人漂泊的一生。在人世劳役的间歇,当他回望生命的时候,他能看到自己的来处。我的来处就是北方,大雪封门,火炕,就是烤土豆喂大的童年。但我写不出永波诗中的那种冰雪宁静,我写出的都是被故土远远抛离无法回返的焦虑。

                                                        2009.11.19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