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雪波的博客

写下就是永恒。——佩索阿

 
 
 

日志

 
 

博尔赫斯与跳楼的田螺  

2009-12-03 00:04:00|  分类: 诗歌,梁雪波,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尔赫斯与跳楼的田螺

 

一个晴暖的好天气

适合远游或访友的天气

我和诗人雷赶到成都

要见一个人

会一会那只站在锋刃上的大鸟

师母披衣开了门

努努嘴说,他还没有醒

咦,不是约好了吗……

我看见服帖的翅膀收起了雄辩

像一块石头浮在黑暗中

但我们还是原谅了

原谅他的遗忘

他仍然侧向我们的后背

像堕落的时代

原谅一个诗人的偏激

雷把我的棉被晾在铁丝上

一个人何必带着一床被子行走呢

我看见我的被子高高悬起

犹如一朵皱巴巴的云

 

顺着布满灰尘的楼道

我找到昔日的同事小孙

他没有变老,也没有更胖

但岁月已悄然抹去他的笑容

在宿舍对面的小饭馆

我向他们透露

博尔赫斯的夫人玛利亚·儿玉

接受了我的专访

她亲口告诉我一个秘密:

博尔赫斯不吃田螺

 

而这时老板已经热情地

端来了一碟炒田螺

几双筷子发出响声

我素来不喜欢繁琐的吃

一根牙签戳进去

挑出它的肉和肠子

为什么这田螺这么小

要用细细的针尖才能挑出

为什么越变越小,以至于

我已经看不见肉

看不见缝隙

 

那些个大的呢

都到哪里去了

店老板说,大田螺都跳楼了

折了腿,或丧了命

如今只剩下这些小的了

在宿舍对面的小饭馆

我告诉大家

对博尔赫斯夫人的深度访谈

因故不能发表了

而那些田螺为什么要跳楼

老板的解释是:还不是讨薪呗

 

屋外有汽车一阵阵驰过

车轮卷起地上的梧桐叶

发出沙沙沙的声音

我在这个被遗弃的城市里

捏着一粒田螺

我不知道那个做梦的人

是博尔赫斯,大鸟,还是我

 

               2009.12.3

 

(记几天前一个奇怪的梦)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