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雪波的博客

写下就是永恒。——佩索阿

 
 
 

日志

 
 

朝向新诗本源的批评与回溯  

2010-04-01 23:00:00|  分类: 诗学,评论,马永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朝向新诗本源的批评与回溯

——读马永波的诗学专著《九叶诗派与西方现代主义》

 

马永波,著名诗人、翻译家、文艺学博士。他高大魁伟的身躯,硕大的脑壳,一双浓眉紧锁,仿佛时刻处于沉思之中。和他站在一起不得不感到惭愧,不是因为个头,而是每每惊叹于他对知识的巨大消化能力,所以一看到他,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一部电影:“大块头有大智慧。”永波是我的朋友、兄长、精神意义上的老乡,更是我诗歌写作上的老师。他的勤奋和博学一直为我所敬佩,他创作的作品数量之多、质量之高,令人赞叹,作为榜样也一直激励着我。我在停笔多年后重新开始写诗也和永波的支持和鼓励有关,所以非常感谢他。

《九叶诗派与西方现代主义》是马永波的博士论文,今年1月份已由东方出版中心正式出版发行。我抱着学习的态度认真拜读了这本书,收获很大,给我的启发也很多。这里只简要地说几点自己的阅读体会。

大家普遍认同的一个观点就是,新文学的诞生是建立在与传统文学深刻断裂的基础上的。自鸦片战争以后,民族危亡成为时代最紧迫的主题。尤其是五四运动掀起的新文化运动,将文学与革命捆绑在了一起,文学由启蒙的使命转向一种承载着民族救亡的意识形态号角。在这样大的氛围下,九叶诗派所追求的诗学理念和文本实践显得很不合时宜,他们是以和主流写作潮流相背离的立场呈现出来的。袁可嘉作为九叶诗派的理论家当时就批评了两种诗歌倾向,一种是浪漫主义的感伤,一种就是革命现实主义的大喊大叫。九叶诗人大多有一点自由主义的思想,精通外语,主要成员又在西南联大那样一个自由开放的地方学习过,听过燕卜逊的课,翻译了大量西方现代主义的诗歌,所以是直接或间接地受到了西方现代主义的影响。马永波在该书的绪论里突出强调了九叶诗派的“平衡论”诗学,这是统领全书的关键词。整本书就是围绕着波德莱尔、马拉美、瓦雷里、里尔克、奥登这些大诗人是如何在写作中保持感性与知性的融合,如何在审美愉悦与道德承担之间取舍,以及九叶诗派如何吸收和转化这些西学资源而展开的。九叶诗派这种写作的自觉性,强调艺术自律性,以及与主流意识形态的疏离,使他们保持了相对独立的形象。这也可能是1949年后九叶诗派长期不被学术界重视和研究的主要原因。所以永波这本书的出版,是有重大的学术价值的。

我在阅读的过程中,充分感受到永波对西方诗学研究的精深,同时作为一位优秀的诗人,永波有着30年的诗歌写作经验,这使得他的阐述能够拨冗去繁,深入到事物的本质,所以更加精到和有效。正像米沃什所说的,拥有双重视界。这个能力是非诗人的学者所难以具备的。但同时,我又看到永波有着深厚的哲学底蕴、广阔的视野,和强大的综合能力,因此他能穿行于各个学科之间,熔铸材料,为我所用。通读全书可以发现,作者除了精熟于西方诗学,而且广泛涉及到诸多思想理论,比如柏格森的绵延与直觉、克尔凯戈尔的孤独个体、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海德格尔的存在哲学、雅斯贝尔斯的交往理论、马丁·布伯的相遇哲学等等。这显示出永波对理论的偏好与广博的知识积淀,而这些正为他从事诗学研究提供了坚实的底蕴。

在当前功利主义的驱动下,有不少所谓学术著作其实没有多少含金量,只不过是将他人的理论进行生硬的拼凑,读之呆板乏味,缺少原创的思想力和鲜活的生命力。而永波的著作却没有这样的毛病,书中不仅有他自己独到的领悟,有真知灼见,而且即便是阐述各家的思想,他也是先将其化为自己的血肉,然后再自然书写出来的。所以即使是阐释一些错综复杂的理论,他也能举重若轻,使人阅读起来仍然感觉到行文的自然流畅,这正是一种认真谨严的学术态度的体现。同时,永波对问题的探究有着超强的理论辨析能力,他往往能深入到问题的细节隐微处,不断盘诘、审视、论证,最后给出客观而精辟的结论。他善于处理错杂繁复的问题,能移身于不同的时代语境中去审视研究对象,并给以理解的同情,而不是简单和武断地作出想当然的判断,或者做一些牵强附会的揣测。他也不像某些学者那样热衷于玩弄概念,或使用极端煽动性的话语去耸动视听、哗众取宠。我想这一方面和永波的非线性思维方式有关,同时也显示了他的包容力和对历史的谦逊之心。比如,书中论述到,诗人与事物保持有距离的“理智的同情”,这使诗人与自我之间构成一种反讽式的张力。由于知识分子的独立精神使他们不愿盲从任何教条,因此对任何外在于己的事物会采取一种既投入又疏离的态度,但这种中庸恰恰构成了最大的困境。故而九叶诗人采取一种反讽的角度来看待事物和自身,这使得诗歌中的批判不至于成为一往无前的、将自身摘离在外的讽刺。这样的分析就非常客观,像这样精彩的论述还有很多。全书通过对西方现代主义诗学的考察,对九叶诗人在吸收与转化西学资源中那些耐人寻味的选择和偏离,都进行了有力而细致的分析,最后得出结论,即经本土转化的西方现代主义在九叶诗人中实现了“从超验到经验的下移”。这个观点是十分独到和精辟的。

这本诗学专著研究的对象虽然是活跃在上世纪40年代的中国诗人,但我觉得它对当下诗歌写作却具有重大的意义。我们知道,新诗诞生在断裂的文化土壤上,没有传统道路可以依循,所以,九叶诗人所做的工作实际上是在努力“生出自己的父亲”,他们是在为我们创造新诗的传统。九叶诗派的“平衡论”诗学,讲究感性与智性的交融,陌生化手法的运用,在敏锐的自我意识中的现实担当,综合写作的自觉追求等等,都是十分珍贵的品质,也是时下混乱而苍白的诗歌写作中所普遍缺乏的。所以我觉得永波为我们呈现的这部著作隐含着对当下诗歌现状的忧思和批判,因此它的价值已经超出了学术研究的领域,而具有了更广泛的现实意义。通过对新诗传统的内外两面梳理,他向我们彰显了一种健康正派的诗歌写作之路。

 

2010.4.1

 

 

   (非常粗浅的文字,只能算是读后感。原本写的是《新诗现代性的生发与转化》,后因为现代性的概念实在太大,里面的问题又过于宏富复杂,写了3000字左右,感觉力有不逮而停下。最近身体欠佳也影响到写东西的状态。)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