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雪波的博客

写下就是永恒。——佩索阿

 
 
 

日志

 
 

反叛美学的幻觉性回溯  

2010-04-22 23:49:00|  分类: 诗歌节,诗学,研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反叛美学的幻觉性回溯

——首届随园诗歌节现代汉诗论坛书面发言稿

 

对于1970年代出生的我来说,发生在1980年代的诗歌狂飙突进运动,只能来自于文本的阅读和想象。也许那的确是一个令人羡慕的文学大时代,我最初写诗就是出于对朦胧诗的仿写冲动,80年代对于我来说真的像一个故事。因为不是历史的亲历者,所以我们这一代人的认识必然地缺少了置身其中的热烈体温,少了那种作为历史创造者的成就感,但这种不在场也有有益的一面,它使我们获得了一种审视的距离。

80年代的诗歌精神,这是一个过于宽泛的概念,以“今天”派为代表的所谓朦胧诗潮,和以“非非主义”“他们”等为代表、以1986年现代主义诗群大展为标志的“第三代”诗歌运动,都勃兴于80年代。旗帜纷纭的流派和宣言,参差迥异的诗学理念,变动不居的诗写实验,波西米亚式的生活与交游等等,构成了80年代丰富和多元的诗歌图景,这使它难以归拢在某个简单的概念之下。如果硬要总结的话,我觉得80年代诗歌就是一场反叛官方意识形态的美学暴动。毛时代的精神遗产,改革开放的思想解冻,加上青春期的叛逆,不可思议地攫住了诗歌这个载体,长期受到压抑的生命意志、政治诉求和审美冲动一下子找到了宣泄的出口,集束炸弹似地迸现出大量诗人和作品。我手里有80年代出版的《北岛诗选》、《朦胧诗选》、徐敬亚主编的《中国现代主义诗群大展》等书,有时翻一翻,那充满历史使命感的豪言壮语,丰富的文本实践和锐意创新的形式探索,数不清的民间文学刊物,以及被大学生狂热追捧的明星待遇,这一切,让人不得不对那个犹如幻觉般的时代心向往之。

然而我注意到一种现象,由于叙述主体大多为当年诗歌运动的参与者,因此对80年代的重述更多显示出浪漫化和神圣化的倾向。从而给读者造成一个错觉,以为那就是一个青春的纯洁的、充满理想主义的、天才的时代,而叙述者们理所当然地成为那个时代的精神标杆、文化贵族。对80年代的追溯与重写,就是使其不断经典化的过程,这是制造幻觉的一次温情回溯。尤其是它的反叛专制文化的自由精神,某种程度上反衬出当下诗歌精神的苍白和孱弱。但是80年代就是这个样子的吗?在我的记忆里,80年代无非是捉鱼打鸟、弹珠铁环、生字词抄四遍、三八线、麦乳精等等,是精神和物质的双重贫瘠,是荒野、少林寺、三好生、数理化、崔健、是触目惊心的血与火。所以,首先要搞清,我们讨论的这个80年代究竟是谁的80年代?至少对于70后人来说,80年代不是灿烂,而是灿烂的消失,80年代不是理想主义的大合唱,而是一场荒诞剧的正式启幕。

前面唐晓渡老师说到,80年代诗歌的崛起有着历史的偶然性,即特殊的历史机遇,但在集体缅怀的过程中这种偶然性似乎被淡化了。因而它的反抗精神和崇高意味被无形中加强了,并对后继诗人形成一种潜在的道德压力。但需要考察的是,80年代的诗歌精神到底是什么?作为一种精神遗产,它们是否能为当下的写作提供有益的借鉴?朦胧诗是用弑父的方式反抗一个看不见的威权,并带有“官方意识形态的回声”。“第三代”试图以形式革命和语言狂欢打破僵化的意识形态格局,实现文学的自律。这些激进的批判锋芒将“文化”作为决裂和颠覆的对象,而其实文化只是一种价值中间物。他们借鉴了西方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形式技巧,但在现实社会、诗写对象、写作主体之间却出现严重的分裂,导致诗歌现代性不能真正完成。但是要创生一种伟大的文学不是取决于形式技巧的革命,而是要看是否为那个时代树立起一种新的价值观和世界观。

仔细分析,80年代的诗歌是一份可疑的精神遗产。历史虚无主义的态度切断了传统;现代主义由于不是从自身文化逻辑中自然发展出来的,因而与现实社会产生严重错位,抵消了其批判性的力量;那种群体性的、运动式的流派和团体构成,又使追求个体独立的立场显得自相矛盾。而诗歌力量本质上是孤独的,而不是社会性的。因此90年代后的诗人更多强调以个体承担的方式,消解强势话语,让隐匿者、无名者、无力者发出声音。

这不独是中国新诗的问题,也是近现代中国文化的问题。在学习西方的现代化过程中始终徘徊着东方专制主义的幽灵。现在, 二三十年前那种尖锐的意识形态对抗已经转化为一种潜隐的方式,体制具有了更多的柔韧性,并与市场经济所带来的消费文化形成同谋的关系,“1984”与“娱乐至死”交叠共存,在这种总体性的氛围中,80年代的诗歌精神是否能穿透权力和市场的天空烛照当下的诗歌写作?而权力并不仅体现在外在的制度上,它还渗透在我们的思维、语法、修辞等话语表达中,对此应有清醒的认识。所以我觉得,80年代诗歌精神如果说是具有活力和价值的,就应该包含着真正的文学自觉,即自觉地边缘化,彰显以个体担当的方式介入当下现实,还应包括对诗歌局限性的认识。我们讨论80年代的诗歌精神,不应体现在对历史价值的追认上,而是看它是否能为当下诗歌的发展召唤出新的可能。回溯80年代的诗歌精神不是为了制造伟大辉煌的幻觉,而是考察它是否有力量向无尽的未来敞开。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