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雪波的博客

写下就是永恒。——佩索阿

 
 
 

日志

 
 

限定与漫漶——读梁雪波《在细雨中呼喊》  

2010-10-15 14:00:00|  分类: 篓子,诗评,意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扬子鳄论坛,篓子兄对我的一首诗作了篇短评,而此前这位诗友和我并不相识。保存一下并深表感谢!

  

               限定与漫漶——读梁雪波《在细雨中呼喊》
                                   作者:篓子


    东西方两种语系,两种不同的表达方式: 呈现与言说。
    许多诗人有感于传统无所不在的压力,转身躲进西方的语境中。是寻求一种庇护吗,还是寻求在他人屋檐下暂时的避雨?或者是在西方的屋檐下,以便能够转身反观白墙黑瓦,飞檐走壁的中式建筑?
    在我有限的阅读中,寄身于西方语境中的抒写者大都趋向晦涩和繁杂风格,颇合新批评派诗人燕卜荪所说《意义暧昧的七种类型》诗学。读这类诗需要读者付出极大的心力,往往是空入宝山而一无所得。我很怀疑在这个讲究一次性消费的年代,读者是否还有这样的心力和耐力。按说余怒是这路诗最好的样本,但就我个人而言, 解读余怒的稍长的诗,力所不能及,只能说一说不那么极端的。在这里,我倒可以提出一个现存的文本,就梁雪波的《在细雨中呼喊》说说 “呈现与言说”。
    诗人借用了作家余华的小说标题《在细雨中呼喊》。“在细雨中呼喊”这一意象有一种深层次的语义冲突——清晰的迷离。即语象的清晰和语意的迷离。全诗正是在这一基调上展开的,也就是说诗标题直觉的呈现以及诗内容理性的言说,是如何表现同一文本中的。如果没如此直觉的统摄, 这首将会散珠一般,当然诗人也可以明确的言说来限定。但这样一来,恐怕过于直白,是诗人所不愿意的。那么诗人是如何做的呢, 他将采取怎样的艺术策略以达成他内在的意愿?

一种高过寒星的努力将我引向深秋

……
当巨大的恐惧抬至高空
密集的雨点,无数冰凉的碎银
敲击焦渴整个夏季的瓦片;而谁的呼喊
张开子夜的翅膀,追逐着雨点

 

实际上表达了诗人的生命被形而上抽象的恐惧感,尽管西方注重自我意识的提升,但同样也如任何事物一样向上的同时向下,最终又化为形而下的雨点落了下来。而有翅膀的呼喊仍渴望维持适当高度,兼有上和下,空茫和具体,既想限定也想无边漫漶。人只能在这两种境界中才能获得满足,心灵在这样律动中才能呼吸。
   
在各类艺术中,诗歌的主观精神性因素最为强烈。人的主观性或者主体性是暧昧的, 抽象的,其弥漫性尤其不可捉摸。因此有些诗人为了限定其弥漫, 使诗具有可传达性,真可谓不择手段。仅就诗形式而言,诗人的困惑和痛苦皆来源于如何将内在的精祌转化为外在的可视形象。那么意象语言也是一条途径,意象既可以克服“言 的局限性,又能兼顾主观心性的弥漫性,在限定与漫漶中寻找一种契合。
   
当然也不排除许多诗人在这个暧昧的时代,人们不太愿意亮出自己,害怕露出马脚。那么诗的含蓄就给自我的暧昧找到一个不错的借口。这里暂且存而不论。
   
艺术的形象限定感觉的漫无边际, 从而使创作者从笼罩中脱身而出,以一个观察者的身份介入自己和生活。这个观察者不下判断, 不作结论。只是以一种清澈的目光看. 此时诗可以说: 我看见了。从诗的角度看,一切非形象的言说皆不具有可传达性。于是诗人写道:


那埋藏于内心深处的一朵雏菊
向美而开。啊,此刻我张开全身的伤口
倾听大树,这无边大地上绿色的杯盏


   
叙述语言的逻辑性, 表达语言的非逻辑性, 永远是意象的难度。从表面上看意象语言从创作到欣赏将纳入形象思维中, 排斥了逻辑的干扰。其实不然,因为诗人的学养,阅历,对生命的体验所构筑的诗人的宏大的心理背景,是有其內在的隐秘结构的,甚至相当缜密。那么诗人是如何做到这一点?
   
诗能说出与其它经验语言不同的语言,因此翻转一切被生活固置的沉重,给人带来一种解脱感,使我们在窒闷中可以透口气,心灵在瞬间飞腾起来,能够俯视自己连同自己所处的世界。在这一刻,或者在许多次的这一刻,新的感性逐渐生成, 并成为一种艺术的现实,这个现实就是诗人内心赖以立足之处,最终完成他和生活內外的关联,即入乎其中的体贴,超乎其外的关注。
   
诗并不在乎哲学性的思辨,它在乎的是经验。它所关心的东西是存在性的。哪怕是市场的喧闹经过诗人化为一首宁静的诗。


在诗歌的屋宇下持续的另一个世界
比尘世更真实,比黑夜更辽阔
仿佛潇潇秋雨中一个男孩清澈的呼喊
暗红色的火焰浮动在月亮般的水面
越过窗棂,燃亮响彻西风的落日的迷宫


   
现代诗当然不同意把意象看作唯一的诗歌语言,但至少得承认意象语言在很大程度上划清了诗歌和散文的界线。意象直接诉诸于人的直觉,给人的往往不是理解而是感悟; 意象的多义性,甚至表现一种矛盾的语义; 意象的跳跃性, 省略上下文的关联,做得好是草蛇灰线, 似断实连,否则文脉断裂, 晦涩难解。而西方式的言说又往往流于直白,抽象,或过于理性化。实际上中西这两种文化类型至今也没有被人融汇贯通于个体生命的血液之中。
   
通读《在细雨中呼喊》,不难看出传统与现代的某种断裂,东西方两种不同表达方式的冲突,甚至诗人在其中寻找某种平衡的或是融合的艰苦努力。

                                                           2010.10.13


:


《在细雨中呼喊》

一种高过寒星的努力将我引向深秋
一些时光,在腐泥和草灰的气息中
触动九月铅灰的天空。流水不可言说
命运的高墙如此多情的重围
象灵魂困锁于肉体而不可避免的
质问和尴尬。当巨大的恐惧抬至高空
密集的雨点,无数冰凉的碎银
敲击焦渴整个夏季的瓦片;而谁的呼喊
张开子夜的翅膀,追逐着雨点
使一树枯叶如黄色的飞鸟落满双肩
他劫后的泪水比秋雨更晶莹,更滋润
那埋藏于内心深处的一朵雏菊
向美而开。啊,此刻我张开全身的伤口
倾听大树,这无边大地上绿色的杯盏
充满智慧地激荡着太阳的琼浆
使歌声嘹亮,盘旋的道路
铺满血红的风暴。在腐泥和草灰的气息中
永逝的时光饱含激情
向美而开!我看到崭新的童年
在诗歌的屋宇下持续的另一个世界
比尘世更真实,比黑夜更辽阔
仿佛潇潇秋雨中一个男孩清澈的呼喊
暗红色的火焰浮动在月亮般的水面
越过窗棂,燃亮响彻西风的落日的迷宫

 

1993.9.21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