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雪波的博客

写下就是永恒。——佩索阿

 
 
 

日志

 
 

组诗《见证的刀锋》入选《2010中国最佳诗歌》  

2011-01-05 17:35:00|  分类: 诗歌,2010,最佳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组诗《见证的刀锋》入选《2010中国最佳诗歌》 - liangxuebo - liangxuebo的博客   
  组诗《见证的刀锋》入选《2010中国最佳诗歌》

 

前天在图书批发市场进货,看到新出版的《2010中国最佳诗歌》,主编王蒙,诗歌卷主编宗仁发,辽宁人民出版社。书只剩最后一本了,想必是批发之后余下来的。通常这一类年度选本在我们小书店是不太好卖的,于是随手拿起来看看目录,却意外地发现了自己的名字。入选的诗作是去年发表在《芙蓉锦江》第9期上的那组《见证的刀锋》。再翻翻,更意外的是,在宗仁发先生的序《风吹草地见牛羊》中竟首先提到了我这组诗,而且全文引用了其中的一首《开胸验肺》,还摘引了我的一段诗观。节选该序部分文字如下——

 

新世纪十年以来,汉语诗歌的表象可谓是纷繁复杂,越来越呈现出多面性、双重性和矛盾性的特征。制约诗人们创作的精神资源、经验类型往往像中国社会现实的立体化状态一样,也可以说是古今同炉、中西交融、错落交叉、五花八门。过多的路径,就意味着最容易歧路亡羊,重重迷雾,也势必会遮蔽对诗歌作出准确观察、合理判断的视野。尽管在这种状况下,企图给诗坛勾勒出一幅清晰图示,必然是一种以偏概全的冒险,但我仍然试图有所尝试。
    
怎样把握诗歌和现实的关系,这依然是诗人们回避不了的一个问题。哈代说过,如果伽利略在诗歌里说世界是运动的,那么宗教裁判所可能就不会管他了。而相反,福楼拜则认为,他的《情感教育》能够阻止普法战争的爆发。雪莱把诗人看成是人性的仆人,而庞德则认为自己是自我膨胀的孔子,各路诸侯都得来向他求教。奥登在为叶芝写的悼词中说,诗歌没有让任何事情发生。诗人们像他们的前辈雪莱一样被看成是不被承认的立法者。当然,这些都是典型的各执一端的说法。不管有多少难以理清的观点和态度,在如何面对现实的问题上,总会有一部分诗人会直面现实、对现实生活持参与、批判的立场。在2010年第一期的《芙蓉锦江诗刊》上,有诗人梁雪波的一组题为《见证的刀锋》的诗,其中一首《开胸验肺》是这样写的

 

  来吧,无良的人
把你们斜视的目光、正确的鼻子
伸进来
把你们的惊讶、泡在酒中的牙齿
伸进来
把你们肥硕的头、口罩、和锃亮的刀
伸进来
伸进我的身体
干脆,连同你们的规则、文件、不耐烦和无可奉告
也通通扔进来


我的胸已经打开
我听见血平息了歌唱
两片肺叶在黑暗的积尘中
真实地颤动
带着一整座厂房的劳动和辛酸
这父母所赐的身体
像我的村庄,我的亲人
一样珍贵的身体
被爱情和朴素梦想抚摸过的身体
如今无视伤痛,求助于
一把时代的冷刃
将光天化日之下的谎言
剖开!
请你们:城堡中的居民
请你们看一看——
一具卑贱的身体如何发出沉默的吼声


这是退守到最后的无权者
唯一的权力
这是一个喜剧时代的悲壮抒情
在体制的无影灯下
一把通向权利的刀子
剖开了身体
像喜庆的节日剖开一枚果实
从自由的呼吸中挖出生存的黑泥

 

显而易见,这首诗取材于一桩社会事件,人们通过新闻媒体的大量报道,对此已十分了解,但读了这首诗以后,还是会受到较为强烈的震撼。作者梁雪波是上世纪70年代出生于东北黑龙江的诗人,他的诗歌主张十分鲜明:“我力图将诗歌的触角深入存在的底部,体验生命的悲悯与疼痛、沉默与孤绝,用质感的语言激荡精神的火焰,在呈现个体生命与时代的深刻摩擦中,召唤一种阔大、锋锐、复调、介入的写作向度。因此,写作成为个人精神自治的一种方式。尤其在这个犬儒化的时代,诗人应是权力和市场最难以消化的一根骨头。诗歌就是思想和语言的骨缝上绽开的鲜烈之花。”做一个见证时代的诗人的想法,这个观念是完全可以容纳在诸种诗歌主张之中的,关注社会现实的各个层面,包括政治、经济、战争、自然灾害等等,都无可厚非。最关键的一点是,要使诗歌成为诗歌,而不是别的。爱尔兰诗人山姆斯·希内对此有过透彻的分析,诗歌经不起失去它基本的自我愉悦的创造力、它在语言过程中的欢乐以及对世上万物的表现。用叶芝的话来说,意志不可篡夺想象力的工作。尽管这有点老生常谈,但是仍有必要在20世纪末期各种政治上得到认可的主题、后殖民反击和各种打破沉默的写作语境中重复这点。在这些环境下,诗歌被催促去表达迄今在种族、社会、性别和政治生活中一直未得到反映的声音,这是可以理解的。这是说诗歌首先作为一种纠正方式的力量——作为宣示和纠正不公的媒介——正不断受到感召。但是诗人在释放这些功能的同时,会有轻视另一项迫切性之虞,这项迫切性就是把诗歌纠正为诗歌,设置它自身的范畴,通过直接的语言手段建立权威和施加压力。美国诗人路易斯·辛普森在《美国诗歌》这首诗中表述更为明白:不管它是什么/它必须有/一个胃,能够消化/橡胶、煤、铀、月亮和诗。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类诗歌是对诗人消化能力的考验,是对诗人艺术转化能力的检验,这两方面做不好,最容易生产出伪诗。说到底,不管是针对现实,还是痴迷想象,不管是盯住外在社会问题,还是挖掘内心世界,关键所在就是要使诗歌成为诗歌。……

 

宗先生的这段文字和我在随笔《为什么我要写<见证的刀锋>》(与诗歌同时刊于《芙蓉锦江》第9期)中所表达的观点是相一致的。即诗写没有禁区,但它必须是在美学高标下的一种道德承担。这是对诗人的胃口和技艺的考验。

其实我和宗先生并不熟识,只是在去年4月份一同参加过在南京师范大学举办的“首届随园诗歌节”,算是有一面之缘。诗歌节期间由于人多,加之我害羞的天性,甚至都没有和宗先生说上一句话。我不知道他怎么会注意到我的诗的。所以在意外之余,还要向宗仁发先生表示感谢!

另外也要特别感谢《芙蓉锦江》的主编杨然先生!因为当时我投稿的这组诗涉及到一些敏感事件,原以为不一定能刊出,没想到后来竟一字未删地发表了出来。

总之,意外加上意外,带来的都是惊喜。正好这两天,经过一番操忙,刚刚将从老家送来的老母亲安顿好,算是忙完一件大事,心里也稍感踏实。生活虽然艰辛依旧,但不管怎么样,个人志业和家庭生活都在慢慢往好的方面发展。

这个新年的开端还是令人高兴的!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