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雪波的博客

写下就是永恒。——佩索阿

 
 
 

日志

 
 

解读《午夜的诗学》  

2011-11-02 13:34:00|  分类: 诗歌,梁雪波,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篓子:解读《午夜的诗学》

 

 

1. 谈黃庭坚到读梁雪波《午夜的诗学》

 

黃庭坚诗:老松连枝亦偶然,红紫事退独参天。金沙滩头锁子骨,何防随俗暂婵娟。

一棵苍老松树居然长出爱情的连理枝,意不奇,也不过是老来俏的意思,但奇在诗人的联想,当一个意象的内涵被固定之后,人们便会沿此进行引伸,最多不出“松之高洁”之类的联想范畴。更奇的是,连锁子骨菩萨也不妨偶然作人间多情少妇,多少有些惊世骇俗了。但仔细一想,却并不勉强生硬。

古松——连理枝——菩萨——婵娟是曲喻同一事物,从物象上讲它们之间的没有一点关系,相差实在太远,常人很难将它们联接在一起。但黃庭坚这类写作仍属于意象语言的“异质同构”。

 

梁雪波所说的拼贴写作是不是将这种曲喻推向极致的写作方法,将意象的内涵减缩到最小值,使之成为一种风格甚至是一种观念—— 一种观察世界的方式或立足之点。

他的拼贴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将“异质”的意象并列,却掐断它们之间隐含的“同构” 。这种不需要内在逻辑关系将意象贯穿的方式,一如断了线的珠串,在散落中自由组合,碰撞,但是什么是盛着这些散珠的“盘子” ?如果仅仅以诗的名义吗。显然不是这样。不论他如何不相关的剪接拼贴,如何将意象的内涵减缩至最小,但最终一如他所说“高于零度” ,是高于一度,还是高于二度,三度……。这需要看读者怎样解读了,但只要”高于零”就是一条贯穿所有散珠的线索。

谈黃庭坚是给大家提供一条解读对这首诗的线索。意象的自由组合尽管可以呈现不同侧面,但并不是无限的和无边界的。

 

 

2. 从技艺的层面来解读《午夜的诗学》

 

“敬惜纸字”的时代早已成为过去,语言随意的,近似的使用越发严重,在短时间内就会累积沉淀为一种“固定的思想” 。那么缩減意象语言“固定的思想” 就势所必然,也是现代诗写作的另一个难度,使许多诗人从打乱的词序中获得喘息的缝隙,渴望写出风一般通脱流动的句子。

 

“铁锈味的工具箱,不安的金属叮当声,神秘小兽啮合声,抽水马桶的重力,虫子咬着石头睡着了。”

这一连串的意象并不是随意的拼贴,是经过精心组合的,营造诡异的,杂乱的,晦暗的,甚至有些阴森恐怖的氛围。在这种氛围的笼罩下读者几乎摆不脱诗人的操控。

幸好结句的“一扇恍如不存在的刷白的木门

从脊骨处裂开

我看见无数个我像纷纭的春花

涌来”

 

当“固定的思想” 减缩为零之后,那么结句的“我看见无数个我像纷纭的春花

涌来” 是不是已经在零度以上呢!

 

3. 诗与读者

 

诗的魅力就在于,读者很难穷尽一首诗的全部。

在不同的时间段,同一读者读同一诗人的同一首诗,为什么有不同的感悟呢?

诗在诗人完成的那一刻,它就在那里了,它自足而自立,完全呈现它自己,并没有随着时光的流逝有所增减。

变的是读者,岁月会改变读者的心境,学识,价值的取向,以及观察的角度。

随着读者的变化,他会看见那首诗呈现的不同侧面。在这个一次性消费的时代,对诗的阅读绝不是一次性消费,而是抵抗一次性消费。

 

 

附:

 

《午夜的诗学》

 

把杂乱的散发着铁锈味的工具箱

合上,关闭那些不安的金属

那些叮叮当当的感叹号

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

我听到时间这匹神秘小兽

细碎的啮合声

我听到六楼的抽水马桶

回应着黑暗中的重力

虫子咬着石头睡着了

一扇恍如不存在的刷白的木门

从脊骨处裂开

我看见无数个我像纷纭的春花

涌来

 

 

(此文是几个月前,篓子兄在某诗歌论坛对拙作的点评,我做了一点整理。谢谢!我和篓子兄并不相识,甚至连他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只是在论坛上有过一些交流。最近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他出现了,大概是生意忙吧。遥祝安康!)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