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雪波的博客

写下就是永恒。——佩索阿

 
 
 

日志

 
 

锋言锋语(文学)01  

2011-02-12 18:37:00|  分类: 文学,诗歌,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锋言锋语(文学)01

                                     作者:梁雪波

 

    鲁迅说中国的隐士和官僚是最接近的,只要以权力为中心的社会结构没有改变,所谓的“隐”或者“遁世的高蹈派写作”实际上就是对体制的默认。

                                                                   (2004.12.20) 

 

    蒋蓝近期的随笔直接将笔触切入具体的历史文化现象,对覆盖于诸如“刘胡兰”、“读者杂志”、“卡脖子行为”、“高坝”之上的种种政治文化符码进行层层剥皮、逐一拆解,毫不留情地掀掉它们或高大全、或温情、或恐怖、或激情的虚假外壳,真实地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这些思想随笔视角独异、勇猛锋锐、旁征博引,游刃有余的笔法冷静而眩目,始终清醒的思想强有力地推动着行文,在给读者带来强烈的阅读快感的同时,呈示出一种高质量的难度写作所可能达到的境界。

                                                                    (2004.12.29) 

 

    有些诗人不过是一些将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却喜欢自我标榜为老百姓积极打鸣的公鸡。

    不管是鸵鸟还是公鸡,实质上都是在逃避现实冲突、回避时代的黑暗,同时又以所谓民间(或草根、老百姓)的立场来获取廉价的支持,以数量上的众多来显示自己的道德合法性。

    他们很聪明,一边运用着反智主义的写作策略,嘲笑真正有良知和担当的知识分子,一边以犬儒的姿态搭上民族主义的顺风车。而犬儒主义与民粹主义的结合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精神肿瘤。

                                                                   (2009.5.20) 

 

    沉甸甸的词,疼痛的诗行,但它只能是诗人个人化的体验和表达。

    如何在介入时代公共主题的同时保持自己思想的独立和文本的卓异,这不仅是对诗人技艺的考验,它其实更是在拷问着一个知识分子的灵魂。当代诗人不缺少有才情有天分的,但独独缺少大诗人,这个“大”,乃是灵魂之大,思想之深,骨头之硬。

                                                                   (2009.12.19) 

 

    诗歌标准不是没有,或者说认真而有担当的写作不是没有。比如后非非诗人,比如王家新、西川、唐晓渡、陈超、蓝蓝、朵渔等诗人的写作。后非非时期的诗学理论(红色写作、体制外写作)难道不是处于焦虑时代的一份可资借鉴和弘扬的“标准”?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一些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普遍被权力和市场遮蔽了,以至于他们发出的声音显得非常微弱。反倒是那些平庸的、低俗的、乖张的、哗众取宠的声音甚嚣尘上。

    与其为诗歌中的相对主义和犬儒主义而愤怒,与其浪费时间和口水与那些无聊的人在论坛上掐架,倒不如静下心来去倾听那些真正值得倾听的声音,并为他们真诚地喝彩!

    我们不要一面感愤于诗歌界的共识破裂、价值失范,一方面又将自身的混乱放大到诗人全体,以至于在一种道德高调中掩盖了仍有一些诗人坚执于严肃而介入的诗写这样的事实。

                                                                   (2009.10.8)

 

    于坚说:“我们的诗歌影响了整个国家的话语方式”,这建基于诗人的自信。韩寒批评当代诗歌,认为现代诗歌和诗人都没有存在的必要。韩寒的原话我没看到,但我想他的意思可能是指当代诗人没有对时代的精神困境和现实苦难表现出应有的担当。
    韩寒不以写作为重,他的意义体现在公民精神的践行上。作为一名作家他不是最优秀的,但在80后作家群中,他是最具有知识分子风骨的一位。至于那些偏激的话,不妨将它视为一种吸引眼球的言说策略,读者没必要往牛角尖里钻。

    再说韩寒不是诗人,也不是诗评家,他批诗歌的话有必要当真吗?

    至于于坚把韩寒说的一文不值,也是出于自大和狭隘。所以文人相轻是最最无聊的!比他们更无聊的是跟在后面打口水仗打得起劲的看客。

                                                                 (2009.12.10)

 

   (为蔡秀丽新书写的推荐语):这是一部由多种文体奇妙混合的书,在这些关于权力、自由、信仰、正义、个体尊严等主题的深入解析中,闪现着一种清醒理性的光芒,其思想元素之密集、涉入问题之宏阔,令阅读在一个所谓快餐文化的时代恢复到它应有的缓慢。建筑系出身的蔡秀丽仿佛握持一把穿透儒释道等诸家理论的话语剖刀,她执意切入体制的坚壁,并在彰显言说之神性的同时给出终极救赎的可能,而文本在某种程度上的未完成性反向证明这个时代精神困境的紧迫性。

                                                                 (2009.12.30)

 

    有些人写着写着就江郎才尽了,但是却不甘心退场。有些人还没老就已经忙于总结了,他们回忆、出书、访谈、撰写文学简历、四处扮演权威,急切地吁请文学史浓墨重彩地记下他们的成就。对于时代,这些大诗人是如此之“小”,他们从苦难的现场背转身去,面对自我的铜镜,精心梳理细小的羽毛,其精神的颓势已经昭然若揭。

    而我想到的却是那些真正的大师们,他们是如何作为的呢?

    激荡一生的萨特,其文学自传《词语》只写到12岁就截止了,多不可思议!无论是从他对时代的介入,文学活动的丰富,还是私人生活的传奇性来说,他都有理由撰写一部厚得足以砸死人的个人回忆录为自己树碑立传,不是吗?再如,一生漂泊的诗人里尔克,他有一部用以炫耀的自传吗?他至死惦记的恐怕仍是那“下一首诗”吧。鲁迅先生又如何呢,去世前10天他还不顾病体去参观“全国木刻流动展览会”,他有进入文学史的焦虑吗?而“诗歌通灵者”蓝波在巴黎度过了5年惊世骇俗的天才生活,19岁时彻底放弃了诗歌写作,到欧洲各国随性游历、冒险和经商,并且从此绝口不提当年的诗人经历。这些人多么富有魅力!

    可是在我们身边,有那么一些曾经活跃的诗人一度放弃了写作,下海经商了,待到如今赚了个盆满钵满之后又杀回头来抢夺诗歌阵地,他们有的早已失去了创作的活力,文本苍白、陈旧,充斥着矫饰风格和小资情调,但却有能力利用金钱包装和炒作,并且大言不惭地制造出种种假象,仿佛只有他们才是当代最优秀的诗人,仿佛他们始终没有离开过诗歌现场,仿佛他们一直悲壮而牛逼地坚守在中国诗歌的最前沿!

                                                                        (2010.5.28)

 

    带着多年底层生活的经验,和对现当代思想史的阅读与思考,使我在审视诗歌以及诗人行状时,有了较为广阔的视野和相对理性的态度。看一些诗人两耳不闻窗外事,精心于汉字的拼贴技术,他们叙事或抒情,他们剑走偏锋、堆砌废话、荒谬乖张、暴力污秽、自以为是、目空一切、凌空蹈虚,当现实不断做着加法的时候,诗歌却在做着减法,这使我多少能理解柏拉图为什么要将诗人逐出理想国了。当诗歌失去了公共影响力,诗人们再也无力对现实发言,只能沦为自娱自乐自说自话的份儿了。他们以为拥有了自由,而其实仍在权力的牢笼中,只不过现在的笼子比往日的那个宽敞了一点而已。诗人曾是反抗一切专制极权的最不妥协的人,而如今在中国却是最犬儒、最身心分裂的。甚至,卑躬屈膝、吮痈舐痔者不乏其人,十分可怜。难以想象在我们这里会产生像索尔仁尼琴、米沃什、布罗茨基那样的大作家、大诗人。

    诗人有别于小说家之处,在于诗歌精神需要诗人身体力行地践行,也即需要在美学原则下的一种舍我其谁的道德担当。诗歌是一种需要去践行的生命哲学。在我们这里,有几个这样的诗人?

    而一些精神坚守者却勇于发出孤独挺进的声音,也许在那些热衷于编织语言的即时快感的诗人眼中,他们的诉求是那么得陈旧、保守、强硬。因此视而不见也是正常的。但是当众人都抛弃传统、把玩语言、亵渎神圣、花样翻新以至于靠怪异来吸引眼球的时候,一种看起来保守庄重的风格也许有一天会像罗兰巴特说的:后卫成了真正的先锋。

                                                                   (2010.7.25)

 

   曾有人指出,中国思想界的新左派和自由派本不应该互相树敌,他们共同的敌人是专制主义。就诗歌界而言,口语写作和知识分子写作也不应斗得你死我活,他们共同反对的应是体制文化。结果由于价值倒错、立场不清和争夺话语权的狂躁症,许多诗人不惮赤膊上阵,带着毁容般的激情上演了一幕幕活话剧。

                                                                    (2010.9.3)

 

    《雨之书》是一首关于诗歌的诗歌,是关于“雨”的诗歌的诗歌。诗里的“雨”不是真实的雨,而是文本中的雨,是被话语织体覆盖的雨。我要呈现和揭示的正是我们在记忆、文本、想象、政治、文化等认识行为中对真实的“雨”的遮蔽、涂抹和篡改。

    有人说这首诗读起来有一种隔离感。这种隔离感是有意为之的,因为它要破解的正是语言的虚妄性。
    语言的及物性近似于幻想,是一件十分可疑的事情。所谓用语言来触及的现实仍不过是人们认识中的现实,是语言中的现实,而不是那个自外于我的客观实存。自后现代以来,文本的虚构性、不及物性已经越来越得到确认,并通过诗歌、小说等形式呈现。事实上,语言既反映他物又反映自身、既呈现存在又遮蔽存在。
    因此这首诗其实展开的是两个向度:一个是以密集意象展开意态文本,呈现“部分的真实”;另一面则提醒读者这是话语书写中的“雨”。它要破解的正是刻意营造的某种“情境”。因为诗歌的目的不是美化、隐藏和掩饰真实,而是通过一种探询和质疑的方式展现词语的不确定性,从而暴露文本的符号性、任意性和历史性。在哲学的意义上,它是对现代理性和历史逻辑的解构。

                                                                  (2010.9.5)

                                                                

    诗歌写作如果不能包含诗人的人格建设,那么只会沦为苍白的语词游戏。永远与伟大二字无缘!

                                                                  (2010.9.8)

 

    在诗歌越写越精巧,越写越甜腻、矫情、中产,越写越像一首诗的时候,真正的诗写需要一种下沉的力,需要粗粝的皮肤,寂然不动的内核和刀锋对决的勇气。

                                                                  (2011.1.4)

 

    当下境况的复杂性在于,官僚化的文学体制已经和市场合谋而形成一种新型的权力关系。曾经作为思想先锋、张扬独立风骨、以实验精神标示活力的诗歌在夹缝中生存,处境已越来越尴尬。甚至由于后极权体制具备的柔韧性,招安与取媚已经形成暗中的互动。就诗歌界而言,民间的独立性与纯粹性也在逐渐丧失,所谓“民间”有时更多的是一种姿态,透过这层高调的表皮,暴露出的往往是被抛入边缘而又企望进入主流的一种话语焦虑。

                                                                  (2011.1.25)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