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雪波的博客

写下就是永恒。——佩索阿

 
 
 

日志

 
 

疾病的隐喻  

2012-02-09 12:18:00|  分类: 生病,涂抹几句,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病了。

这个星期,你被病折磨着。其实长期以来你的身体都处于亚健康状态,防御能力是很弱的,稍不注意就被流弹击中了,麻痹的自己还不太相信。当你病了的时候,身体中的薄弱之处便会一起暴露出来,它们会不失时机地与外来的侵袭者结成联盟,共同加剧着你的痛苦,让你原本一点点小心筑起的健康防线崩溃,眼睁睁地看着它们在你身上充满快意地攻城略地。

病,是这样一种东西,它提醒一个写作者身体的在场,它让你摸到身体的边界。当你忽略这可怜的疆土,忽略对它的治理时,病不动声色地实施了一场有效的罢工或起义,使一个人正常的身体和精神的运转秩序发生混乱。

由于生病,很多本该去做的事情都停在那儿了:写作,拜访,家务,给朋友们寄书,去报社取儿子的稿费等等。病,像插入生活齿轮中的一根钢筋,打破了习焉不察的惯性,造成事故,某种意外的停顿。

因此,病也可以成为一个特殊的精神出口,它扭断日常生活的环链,在停顿处引入思考,它激起的疼痛唤醒了世界的真实感,它使人发现人类置身于时间长河中的限度,它限制了焦躁的脚足,但放飞了想象的风筝,引发出人们对此岸与彼岸的长久沉思。

因此,“病中的美人”是美的。疾病是美的。当你放弃了对身体的实用主义态度,试着用美学的眼光来窥测一个人和疾病的关系时,不能不感叹于某种无法解释清楚的宿命。这方面,佛洛依德以降的精神分析学对此已有丰赡的研究成果。

 

 

这使你如今能够带着理解去回看那段晦暗的家族史,那笼罩在母亲幼年生活中的精神的病痛。无疑,七十年前,正是战争和死亡的阴影深深地损害了母亲的身心,而在数十年远离家乡、颠沛流离的艰难岁月中,生活和时代造成的个人病痛并没有完全消泯,它们以另一种方式持续下来,在后代身上留下了难以抹去的精神胎记。

所以你常想,哪里是你要写诗歌,是诗歌主动找到了你。这不是一句矫情的话。诗歌这种言说方式历经了世世代代而不灭,一定有它传授火种的秘密暗道是我们无法完全洞悉的。它存在于灵魂中,而灵魂又是什么呢?当人们越来越服膺于科技的引领,越来越满足于科技制造的文明幻象,享受着技术带来的即时性快感而无法和灵魂对话时,诗歌的薪火相传也将变得越来越困难。

一首好的诗不应该是制造即时性快感的分行文字,它应该具有一种品质,使得读者不那么容易把它一次性地消费掉。一首好诗,应该对阅读者造成某种中断。也就是说,一个人在阅读诗歌的行为中,既有的生活齿轮发生了卡壳、停转,它让人疑惑,提醒人注意到现实的漏洞、思想的贫弱、观念的可笑、精神的萎顿、趣味的平庸,以及早已破绽百出的生存图景。

市场经济的时代,有人感叹价值的变质:如今什么东西都可以用金钱来交换了。但是没有谁愿意去花钱买一场病。疾病似乎成了诗人的专属品,成了精神的激发器。疾病成了艺术和诗歌的隐喻。对于一个以科技进步和物质丰盈为双翅挟大众疲于奔命的时代,一个高歌猛进的消费社会,写出一首好诗来,是一个病人的身心交战,是他唯一的安慰。

曾经有人问你,为何写出的诗歌自己总不满意?是否自己的诗才不够?当时,你支支吾吾不知所云。现在,你终于可以回答他了:朋友,是因为你病得还不够!——但千万不要告诉他,此时你正处于高烧的谵妄中。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