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雪波的博客

写下就是永恒。——佩索阿

 
 
 

日志

 
 

[转载]刘波:从思想史角度切入当代汉诗的内核  

2012-06-11 23:47: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思想史角度切入当代汉诗的内核

 ——评赵思运、韩金玲《中国大陆当代汉诗的文化镜像》

  

   

 

    在当下,以个人独立立场进行研究,不受多少利益和意识形态影响的学术,实在是凤毛麟角。当很多人都为各种无趣的主题去迎合主流、去疲于奔命时,按长远看来,的确有些得不偿失,因为最后是把学术做进了死胡同。面对这样一种文学研究现状,我们迫切需要有人能从个体心灵和思想史角度出发,重新指证并解读一个时代的文学。赵思运、韩金玲所著的《中国大陆当代汉诗的文化镜像》(云南美术出版社,2011年11月版,以下简称《文化镜像》),正是这一背景之下应运而生的带着个人立场,并发出了思想之声的诗歌研究著作。这不是一部纯粹的诗歌史,也非按时间、流派等线性发展来作总结的报告,作者从深层次和多角度,全面呈现了1949年以来大陆汉诗每一阶段所蕴含的思想价值。目前,似乎很少有汉诗研究者对此进行关注,所以,这本专著在启蒙色彩上就具有了拓荒性质。

    《文化镜像》这本专著没有停留于就诗论诗,就诗人论诗人,而是结合时代、社会与政治等各个层面,将诗人诗作置放于大的背景下来进行检索,以解析出诗歌在艺术与思想上融合的价值,并给出诗人在其所处时代的位置。也就是说,作者更多的时候是在进行价值定位,而不是作是非判断。尤其是专著对特殊时期诗歌的政治意识形态化倾向,作了清醒的批判和反思,这虽然是对历史的评价,但于我们当下的诗歌创作又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像大跃进民歌是伴随着当时社会思潮出现的,从藐视知识分子和权威的神话,到建立一种“创造社会主义的新神话”,从一种反叛到另一种形式的崇拜,都带有不合常识的疯狂色彩,而专著对大跃进民歌的省思就颇见力度。对于“文革”时期诗歌,作者从红卫兵诗歌和一些学人的诗作入手,来展开了对“文革”文学的另一种思考,角度新颖且独特。同时,作者还对新时期以来大陆汉诗的一些镜像作了文化性的挖掘,比如对女性诗歌崛起背后的成因、女性诗歌与男权话语的博弈等,都有着富有现场感的阐释。作者对新时期以来汉诗的民刊传统和现状也进行了精细梳理,尤其是对这一中国大陆独特诗歌出版现象的社会学研究,的确折射出了现代制度下诗歌出版的另一重面貌。

    当然,新世纪以来网络的兴起,为大陆汉诗注入了新的活力,《文化镜像》对网络诗歌的关注,同样也带着一定的难度和探索性。这本专著与很多新诗史论著作不同的地方,正在于其冒险精神,很多人不敢或不屑于去涉足的领域,本书却提供了极富个人性的精辟见解,同时又将一些诗歌现象和思潮重新作了理性评析,这其实才是当下学院文学研究最为匮乏的品质,即从真相出发,然后再回到真相,这一过程恰好凝结了学者们对自己研究领域作公共思考的努力,赵思运和韩金玲在这方面做得很到位。他们从地域角度深层透视了广东诗歌的独特性,并从广东这一经济发展前沿与文化相对滞缓的矛盾入手,对“文化断乳期”的广东诗人创作进行了极富性情的论证,还原了一个时代特殊的诗歌现场。对于那些因各种原因去国离乡的大陆诗人,他们用贴近心魂的方式,建立起了一条通向这些有着浓郁乡愁意识的“去国诗人”内心的精神路径,这是殊为难得的学术立场之体现。

    在这部专著中,赵思运和韩金玲不仅有自己宽广的眼界,还有求真的美学,那些应景的、表演性的评论他们基本屏蔽掉了,这是他们在写这部专著时的研究原则。这当为现在的诗歌研究者赢得了一份尊严。他们不是在一味地赞扬和吹捧,而是带着质疑和反省,去对那些曾经无法解释的纠结性难题作出追问,进行对话,从而探寻诗人创作时的心理与想法。由此,作者在选择个案时,不是随意选取,而是综合考量了各种因素,以择取最具有代表性的诗人诗作来进行研究。对“十七年”时期的北大诗人群,他们重点分析了林昭、沈泽宜等诗人;在“文革”期间写诗而后成为学者的一批诗人中,他们选择了王鸿生、陈家琪、陈嘉映和张志扬这几个人作为范本,解析他们在“文革”中的诗歌表现;在女性诗歌的评价上,他们除了分析舒婷、翟永明、伊蕾等人之外,还重点解读了女诗人安琪的创作;在网络诗歌中,他们又格外关注一些不知名但很有潜力的青年诗人,像勿、老了等;尤其是他们对梁雪波和肖铁这两位良知诗人的关注,的确显出了研究者非同一般的眼光,这两位诗人作为诗歌思想写作的实践者,在文学介入现实中承担了一个知识分子的责任和伦理意识,这正是当下诗人关注时代与社会的见证。

    的确,《文化镜像》的个案研究中所呈现的异于常人的选择,的确透出了赵思运和韩金玲独特的学术研究之路,他们不人云亦云地提陈旧的观点,也不做四平八稳的纯粹梳理工作,而是尽力写出一种立场,一份美感,这也是专著读起来让人感觉富有智慧和力量的原因。有很多学术著作,我们读起来异常玄奥,不仅语言晦涩难懂,而且在表达上也不乏理论炫耀,而赵思运和韩金玲力避此点,他们以明晰清新的心灵文字来代替那些佶屈聱牙的学术语言,从而为我们出示了一种新的文学研究观:诗歌研究也是一种创作,这也是他们的文字让人感觉亲切和灵动的缘由。比如,他们在论到女诗人安琪的转型时说:“生活的转型对诗人来说是个磨难,但从另外的意义上讲,这种转型使得安琪的诗歌写作更加贴近地面,去开掘诗意的深井。”(第246页);比如,他们在谈到梁雪波的诗歌时,曾评价道:“梁雪波的诗歌闪烁着闪电般的耀眼光芒,无论从对于历史和现实的指认方面,还是从诗人主体形象的建构方面来看,都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梁雪波内心涌动不息的纯情的革命气质。”(第354至355页)。在这样的解读和评论中,他们既做到了理论分析透彻,又不乏评论文字的创新,这也是我们读那些学报体八股研究文字时所体验不到的美之快感与享受。

    除此之外,《文化镜像》很重要的价值,就在于对我们长久忽略的大陆汉诗中思想性的关注,以及对很多人不屑的“介入”写作的聚焦,这两点是赵思运和韩金玲作为有良知的知识分子诗歌批评家与研究者的责任意识和公民情怀的重要体现。他们不是居高临下地对一些诗人诗作进行俯视的评判,而是以对话的方式找出蕴含于他们作品中的精神之光,以一种普适经验的标准来衡量当下汉诗写作的水平,这些都是他们的研究不落俗套、以心问学的佐证。就像吴子林先生在序言中评价这是一部“极具诗学洞察力的诗歌史专著”,丰富的诗学洞察力,也正是赵思运与韩金玲有别于很多学院诗歌批评家和研究者的能力所在,他们既可以沉于历史的考查,又可介入现场的还原,所以,融合历史感与现场感也是《文化镜像》的精彩之处。我们何以对当下的学术表示失望?我想,更多的还在于我们越来越失去一种精神言说的力量,因为学术里缺乏锐利的思想,而《文化镜像》恰恰为我们提供了久违的学术思想之力,这或许才是我们对这本著作需要另眼相看的原因,她不仅关涉一种探寻真相的学术秩序,更联于我们的美学趣味和生活情怀,我相信,这可能才是这本专著的核心价值。

 

              本文发表于《中国艺术报》2012年6月11日第7版,发表时有删节

              源地址:http://www.cflac.org.cn/zgysb/dz/ysb/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